1. 美言軍事論壇-最新軍事新聞

    查看: 248690|回復: 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猶太金融資本的前世今生--下次屠殺猶太的就是美國人了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8-6-8 18:50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土木乙博 于 2018-6-8 18:54 編輯

    太聰明而又貪婪的人,往往下場都不怎么好。下次屠殺猶太人的估計就是美國人了。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8896094341949




    談起猶太資本,就必須講《舊約圣經》里面的一個故事。在《創世紀》里有一個故事,說的是猶太人約瑟被自己的哥哥們陷害,賣為奴隸到了埃及。后來能干的約瑟成了主人的管家,把主人的財產管理得井井有條。但是約瑟因為主人的年輕老婆求愛不成,被陷害就蹲進了監獄。他在這里結識了埃及法老的煙酒專賣局長和王宮食堂總管。后來出現轉機,就是埃及法老發了一個怪夢:先是夢見了七只肥美母牛,然后七只干癟母牛吃掉了肥美母牛。然后就是七個飽滿麥穗,然后七個細弱的麥穗吞噬了飽滿的麥穗。于是約瑟的神奇解夢功夫就用上了。這個功夫,就像后來猶太人中涌現的大經濟學家們一樣,比如薩繆爾森啊,弗里德曼啊,還有現在的克魯格曼啊,大蕭條專家伯南克啊,救市專家格林斯潘啊,等等,就是說可以幫當權者指點迷津,所謂理論話語權的解釋功夫。

    不要小看了這個功夫,美國整個社會的根本,在于其建國時制定的憲法,而對憲法的解釋權,一直控制在高等法院的幾個老朽的手上。美國的憲法,也就是俺們中國人曾經談論過的祖宗大法,是人家動不動就掛在嘴巴上的東西。你要干一件事,比如說禁槍的話,人家大喊一聲,你違憲,于是就只有歇菜了。而比這個憲法解釋權次要一點的,就是對經濟運作的解釋權。而這個解釋權,基本上就是被猶太資本所壟斷。所以不少美國人,是把美聯儲成立這件事,看成了美國失去獨立地位的事件。

    回到古埃及的約瑟,他的解夢功夫,就是向法老兜售了一個理論。約瑟認為七個肥牛和七個飽滿的麥穗,說明了埃及會有七個農業的豐收年,七個瘦牛和七個弱小的麥穗,說明了這之后會來到的七個饑荒年,而且這些饑荒年,會把豐收年的成果給消耗掉。約瑟提出的經濟管理方法,其實就是對經濟運行周期波動的調整。這個調整頗類似于今天的電網管理,就是在發電峰期通過儲存能量,來彌補發電谷期,從而平緩整個電能供應。那么在農業社會,因為對天氣依賴比較大,那么在豐年的時候搞儲谷防饑,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過想一想現在的很多國家管理者,在國家經濟發展比較好的時候,就拼命加大財政支出,也不考慮經濟的周期,到了經濟發展遲緩的時候,居然自己債臺高壘,入不敷出,連簡單的經濟道理都不明白了。比如美國的加州,看到經濟好的時候,拼命花錢,所有的財政預算都是以好年景的稅收做為依據,結果2008年一下子稅收大減,立即就出現預算危機了。

    于是約瑟成了埃及的管理者,在七個豐年來的時候,就增加稅收到20%,把這些收來的谷物儲存起來。結果在隨后來的七個饑荒年的時候,大家沒有糧食了,就只有跑來找約瑟買了。當然你要來求猶太人的話,就不能怪自己的命不好了。首先就是全埃及地的銀子給清了袋,沒有銀子,下一步就是各種牛羊等等牲畜,這個也給清完了,再下一步,就是大家的田地了。不過有一類人,約瑟是不敢得罪的,那就是埃及的祭司們。宗教領袖,是沒有人敢得罪的。你要是得罪了人家,馬上人家就會鬼魂附體,立馬對虔誠的教眾吩咐,俺就是你敬拜的某某大神上身,現在要你去斬殺那個魔鬼。除了這些宗教領袖外,所有埃及的地主和自耕農們,全部失去了土地而成為了農奴。埃及法老擁有了全國的土地。農奴們租用這些土地,要繳納20%的租金。

    和這個故事相比較,中國戰國時代的魏國,宰相李悝提出了“平糴法”來解決這個經濟周期問題。但是李悝的原則,是保證不出現糧食價格太高傷害消費者,糧食價格太低傷害農民的情況,而采取了平抑物價的方法,以保證社會經濟次序的穩定。這種做法,從春秋時代的管仲,到今天的溫家寶,是中國歷史的一脈相傳。
    和中國不同的是,約瑟利用經濟周期,將廣大人民清盤,而將財富洗劫到少數人的手里。如果看一下現在華爾街的作為,就可以看出今天的猶太金融家們,確實把他們祖宗的傳家本事學到了手,而且還有發揚光大的趨勢。那個時候約瑟主要是幫埃及法老做代理,當然中間有好處費拿,還把以色列一族全部遷移到了埃及。但是今天的猶太金融家們就只是為了自己的私利,已經不再為所在國的掌權者謀福利,而是自己下手了。

    不過在下倒是有一個看法,就是中國傳統政府干預經濟行為,來穩定市場物價的舉動,雖然對人民生活作出了很大貢獻,但因為這個政府行為的成功,導致中國歷史上的產品物價,沒有出現過一個持續和長期的大幅波動(當然戰亂時期除外)。而正是這種物價的大幅度波動,在英國刺激了工業革命的發展。因為政府對長期物價高企的容忍,導致了產業技術和資本的結合。對高額利潤的追求,引發了歷史上的第二次工業革命(第一次應該是在中國的南宋)發生,而最后導致了世界的工業化。

    受猶太人影響而形成的西方文化里面,對市場行為缺乏政府干預,則對小民的生活造成頗大的影響。因此在約瑟將全體埃及人清了袋之后,雖然經歷過一陣風光的日子,可是猶太人在埃及從此不受待見,慢慢淪為人家的奴隸。大概過了200年左右,就出現摩西帶領大家逃命的出埃及記。埃及人對猶太人的憤恨,應該是不小的。其實想想看,剛開始的時候,為虎作倀的猶太金融家們肯定會得到權貴人物的保護,但是時間一長,肯定就有罩不住的情況出現。用一句現在流行的江湖黑話來說,就是出來混,總有一天要還的。那么猶太人在過了幾千年之后,在歐洲大陸又出現了第二次出埃及記。這個就是遍布歐洲大陸的滅猶運動。

    在歐洲中世紀的時候,大概猶太人的人口是150萬。而在羅馬帝國的治下,猶太人占了帝國人口的10%。如果按照這個比例的話,今天全世界應該有2億猶太人。但是現在的猶太人數量,大概是1300萬。原因主要是在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歐洲,猶太人遭到大批量的屠殺。其實在中世紀的時候,猶太人不屬于歐洲的封建體系,不是騎士也不是農奴,因此沒有牽涉到封建領主不停歇的內部戰爭中,人口減少并不快。猶太人的地位,主要就是為歐洲各個王國國王的私人財產,提供三個方面的服務:金融、管理和醫療。

    因為天主教禁止天主教徒借貸收利息,只要你敢放高利貸,那就馬上驅逐出教堂。權衡利弊,你不能為了錢而不被上帝接納,死后下地獄受苦,這個交易太不劃算。因此天主教徒們都沒有從事高利貸活動。只有猶太人反正本來就是異教徒,可以通過放貸收取利息為生,從事這些被大家都看低的低賤工作。猶太人因為精明能干,很快占據了歐洲的主要放貸業務,因此歐洲的早期銀行家們,無一例外,都是猶太人。

    頭一次接觸到的猶太人形象,就是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里面的高利貸商人夏洛克。可想而知,猶太人,在當時的歐洲,就是吸血鬼的代名詞。不過當時歐洲各公國的國王們,既想利用猶太人在金融方面的便利,為自己謀福利,又不用冒自己放高利貸而被教會驅逐的危險,因此猶太人在當時的統治階層中間,成了一個很受歡迎的貨物。如果你想討好另一個權勢比你還要大的國王,那么就送幾個猶太人給他,幫我民的身上斂財。

    因此猶太人在教會道德家和普通教民的心里,形象之差,可想而知。而由于猶太人斂財的本事,很快就讓自己也富裕了起來。這時候就會有些國王,給你來個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順便順應一下民意,就把民憤比較大的猶太人給砍了,把他聚集的財產收到自己的袋里。而比較仁慈的君王,不在你活著的時候砍你,而是等著你死了之后,把你的財產“充私”了。

    對猶太人最大的一次清理行動,是在二次世界大戰前,瑞士人和德國的希特勒合作,由瑞士銀行家提供名單,德國負責屠殺,這樣就把猶太人藏在瑞士銀行體系里面的錢,哥倆分了。雖然后來猶太人在美國的勢力興起,通過美國政府,在1990年代,讓瑞士人吐出來12.5億美元作為對猶太人的補償,但是通過這個滅猶運動,算是徹底奠定了瑞士在歐洲大陸的金融地位,使歐洲大陸的金融體系,不再受到猶太人的控制。但是猶太人也非常頑強,利用二戰的機會,大規模移民美國。先在黑人區里面開雜貨鋪(后來由韓國人繼承了這個傳統),按照黑人的說法就是,把黑人的血吸干了之后,就搬走了。然后在各種商業活動中,全面崛起,最后控制了美國的金融、媒體、娛樂等主要行業。

    希特勒對猶太人的滅族行為,在思想體系上,是來源于基督教(新教)的創始人馬丁.路德。路德在他的著作《論猶太人和他們的謊言》(Von den Juden und ihren Lügen)一書中,提出了解決歐洲猶太人的八點建議:
    第一, 放火把猶太教堂和學校給燒掉。燒不掉的東西,就用土給埋了。不要讓一塊石頭和灰燼被大家看到。
    第二, 建議推倒和毀壞他們的住房。
    第三, 建議把他們所有的教誨褻瀆神明、崇拜偶像、謊言和詛咒的祈禱書和經書給沒收了。
    第四, 建議禁止他們的拉比傳經,不然就失去生命或者是肢體。
    第五, 在公路上的安全守則完全不對猶太人適用。
    第六, 建議禁止猶太人從事高利貸活動,他們的金錢、黃金和白銀要全部沒收。
    第七, 提倡給年青力壯的猶太人一個工具,如鋤頭、鐵鍬等等,讓他們靠自己的勞力來謀生。現在這種情況是不恰當的,讓我們這些人汗流浹背,辛苦勞作,而那些家伙卻悠閑地坐在爐子旁邊,開涮我。最可惡的是在基督徒的血汗勞作上,他們夸耀著對神明褻瀆的統治地位。不行,我們得把這些流氓從屁股下的板凳上扔出去。

    第八, 如果我們希望可以洗干凈猶太人對神明的褻瀆和不分享他們的罪惡,就要和他們說再見。我們要把猶太人趕出我們的國家,像瘋狗一樣給攆出去。
    路德并沒有只是停留在口頭上的咒罵。這位基督教最重要的思想家,親自出手,把猶太人從很多德意志的村鎮里給趕了出去。希特勒倒是覺得路德的方法,還是麻煩得很,因此他的應對,就是一個一個喀嚓。

    看歐洲滅猶運動的歷史,大規模斬殺猶太人,是從十字軍戰爭開始的。為什么會這樣?其實不難明白,歐洲的基督徒們要東征去打異教徒穆斯林,戰爭是需要錢的。而錢在誰的手里?自然是在猶太人的手里。因此可以想象,指揮十字軍的基督教貴族們一定是靠猶太人來融資,希望能夠打下來穆斯林占領的土地——甚至還在東正教手里的君士坦丁堡等等,猛搶一把,發一筆戰爭橫財,回來還債。可是歐洲人的十字軍東征,大多數是以慘敗而收場。錢是沒得還了,如何處理和債主關系?也是一個字:砍。老子欠誰的錢多,就去砍誰。于是在1096年第一次十字軍東征之后,在萊茵河和多瑙河流域附近的猶太人社區,就給徹底滅了。在1147年的第二次十字軍東征之后,在法國居住的猶太人,被法國人到處屠殺。法國的路易九世國王進行第七次十字軍東征,遭到慘敗,自己還在埃及的開羅被穆斯林俘虜。這之后為營救他而出現的1251年“牧羊人十字軍”開始在法國對猶太人大開殺戒。1320年又一次“牧羊人十字軍”興起,也是大殺猶太人。

    殺完之后就是驅逐,1290年所有在英國的猶太人被放逐,1396年法國驅逐了10萬猶太人,1421年成千的猶太人被趕出了奧地利。而被趕走的猶太人很多跑到了波蘭,結果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希特勒搞了一個最后的解決方案。猶太人在歐洲被斬殺,宗教是一個原因,但是手上的錢太多,還要放高利貸給人家十字軍,也是一個問題。猶太人說是聰明,卻不知道人家歐洲人還不起錢,是要殺債主的。比如,當年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債務負擔很重,于是人家日耳曼高貴民族,就是以殺債主來還債。而歐洲工業革命之后,新興的資產階級,看到猶太人腰里錢那么多,也是很不爽的。其實猶太人最后能跑到美國安居,是應該珍惜這個大好機會的。可是在這一次的金融危機中,猶太人的貪婪本性,吃肉不吐骨頭的行為讓大家一覽無余。

    猶太人主導的美聯儲和華爾街搞出來了經濟危機,需要美國國會來拯救。結果國會眾議院開到一半要休會,因為必須慶祝猶太新年。參議院看情況緊急,決定第二天開會,可是因為猶太教規定,新年期間不能在太陽落山之前做任何事情,于是參議員們只好選擇晚上的時間來表決。這一切都讓美國的基督徒們看得清清楚楚。現在華爾街把自己的虧損,轉嫁成了美國政府的赤字,大概和約瑟把埃及人民所有財富和土地給清了,算作是同樣里程碑的事件。那么這里就要捫心問一句,猶太人的第三次出埃及記,還會有多遠?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隨著世界中心向東亞的轉移,猶太人的新迦南地在東亞,是無疑問的了。現在看到德國人談起希特勒,就是咬牙切齒,可不管德國人擺出如何如何的懺悔表情,在歐洲清除猶太人給日耳曼人帶來的好處是非常巨大的。正如今天的美國人,談到當初如何砍殺印第安人,也是一臉無辜的懊悔樣,可是也沒看到美國人把占的土地,還給印第安人,還是在痛痛快快地享受祖先殺人放火的好處。因此今天的中國人,作為近代一百五十年來國際秩序的受害者,對國際社會的叢林原則,要有深刻的認識,不要稀里糊涂被人家的洗腦機器給解除了防線。

    當年在馬丁.路德的大力推動下,大部分猶太人都被趕出日耳曼的城鎮,跑到意大利北部,才有了《威尼斯商人》的背景。后來在神圣羅馬帝國,猶太人又回到德國,慢慢在魏瑪共和國時代,開始占據高位。在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之前,整個德國大概有50多萬猶太人,二戰之前30多萬逃離德國,大概只有20多萬留了下來,幾乎全部慘遭屠殺。今天大概德國有50來萬猶太人,幾乎全是來自于俄羅斯的移民。今天的猶太人,大概百分之八十來自于Ashkenazi猶太人這個群體。Ashkenazi這個詞指的是現在德國境內萊茵河一帶,因此基本上就是德國猶太人。11世紀這個猶太人團體只占整個世界猶太人總人數的3%,而其他97%是居住在伊比利亞半島,就是今天西班牙和葡萄牙的Sephardi猶太人。但是隨著猶太人社區慢慢消亡,其中有在奧斯曼帝國統治下,生活情況比德國還糟糕,還有被當地文化同化——比如葡萄牙在1497年驅趕猶太人的時候,轉信天主教就可以留下來等等。

    到1931年的時候,Ashkenazi猶太人達到了總人口的92%。這些德國猶太人,在十字軍時代的排猶運動中,很多跑到了波蘭和東歐其他國家。因此在希特勒砍人的時候,歐洲880萬猶太人被砍了超過三分之二——6百萬,其中大部分都是Ashkenazi猶太人。波蘭被砍得最多,大概3百萬,烏克蘭被殺了90多萬。而跑得比較快的,從中歐和東歐逃到美國的也主要是這個群體,今天大概6-7百萬之間。猶太人移民美國主要是幾個時期。早期的猶太人是來自于地中海一帶的Sephardi猶太人。1850年左右,不少德國猶太人移民到美國從事各種商業活動。1880年時猶太人在美國的總數只有25萬人。但是東歐興起迫害猶太人運動,使得到1924年以前,大概超過2百萬猶太人移民美國,定居在紐約一帶。

    其實在1950年之前,猶太人在美國還是遭到比較大的歧視。他們在紐約,與來自德國以及愛爾蘭的天主教徒經常有沖突。而愛爾蘭人那時候控制了美國民主黨,出現了肯尼迪家族這樣的政治豪門。猶太人受到的最主要歧視,是在教育方面。當時美國大學對猶太學生的人數是有控制的,而且猶太人成為教授的機會非常小。1941年大經濟學家弗里德曼被人家從威斯康辛大學的助教位置趕走,1948年另一位大經濟學家薩繆爾森到哈佛大學求職,被人家回絕。

    猶太人在經濟領域里面逐漸崛起,靠的是美國民權運動的推動——雖然后來猶太人和黑人的關系不是太好。如果你看一下當代歷史,在美國商業界的大佬們中,可以看到不少猶太人的名字。比如在高科技界,谷歌的兩位創始人佩吉和貝林,甲骨文的艾利森,戴爾計算機的戴爾,微軟總裁鮑默爾,手機電話的發明人凱恩等等,都是猶太人。在媒體和娛樂界,《紐約時報》的老板舒茲伯格、ABC已故前總裁古德森、CBS總裁蒙維斯、NBC總裁朱克爾…好萊塢的大部分電影公司創設人、哥倫比亞的科恩、福克斯公司的福克斯、環球公司的拉米里、米高梅的梅伊、瓦納兄弟公司的瓦納、米拉梅公司的溫斯坦兄弟、派拉蒙的朱可爾……都是猶太人。猶太人的厲害之處,在于這些媒體公司換了不少任總裁,但是一直由猶太人出任新總裁。其他的媒體公司,比如說迪斯尼、HBO、大導演史匹柏的夢工廠…也是猶太人的天下。其他的行當,比如拉斯維加斯的賭王溫恩、芝加哥的地王哲爾、時裝界大亨凱文克萊、Home Depot的創始人馬庫斯、Sears老板羅森瓦、星巴達咖啡創始人老板舒爾茨,也是猶太人。

    也許有人要問,為啥猶太人做生意這么厲害?其實不奇怪,一個是猶太人社區特別團結,一個人做事,全都幫著抬轎子。第二個是美國的金融界大概掌握了整個美國企業中70%的董事會位子,而猶太人在金融界的勢力很大,自己的族群在企業得到的資源支持自然比較強。再加上對媒體和娛樂的控制,通過對軟宣傳的控制,許多新興的企業就被慢慢扶持起來了。

    相比而言,中國人在美國沒有這么成功,并不是中國人在學問和商業上,要比猶太人差。很多來自珠江三角洲的中國移民,和后來來自臺灣的移民,都算是中國人中間做生意比較強的族群。中國人吃虧主要還是面孔上,畢竟歐洲來的猶太人在面孔上和美國的主要白人盎格魯.撒克遜人區別不大。當然猶太人在從政上的熱情,其發瘋程度是中國人沒法比的。猶太人在美國各族群中,每次投票率都是最高的,而且他們群居的地方,也是對美國“選舉人團”投票方式影響比較顯著的地方,可謂是好鋼用在了刀刃上。


    所以今天美國的國會,參議院100個參議員中有14個猶太人參議員,其中12個是民主黨(加州的兩個參議員范因斯坦和巴克塞,威斯康辛州的兩個參議員科爾和菲因戈德,科羅拉多州的本萊特,馬里蘭州的卡爾丁,明尼蘇達州的弗蘭肯,新澤西州的勞滕伯格,密歇根州的里文,紐約州的舒默—這位是主要反華分子,賓夕法尼亞州從共和黨叛變的斯派克特,俄勒岡州的威頓),和兩位獨立派(康奈利克州的利伯曼和佛蒙特州的桑德斯)。眾議院435個眾議員中有30個猶太人。​​​​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
    發表于 2019-7-2 04:30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猶太資本的確是現今世界亂象的根源。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
    發表于 2019-7-7 11:04 | 只看該作者
    樓主對尤尤的科普是有強烈現實意義的。雖然此樓奠基至今只建了兩層,但點擊量還好吧。
    期待樓主能夠將這一非常具有現實意義的科普搞下去... ...

    尤尤們推動建立的單極金融帝國在黑洞級別的規模繼續不斷膨脹,這是這一鏡像的一面,另一面則是曾經的單極帝國日薄西山,外強中干。今天,這個動蕩中演繹著的世界大致是沿著兩條主線在隨機漫步:

    一條主線是以A國為主陣地的,即以單極金融帝國持續膨脹并重塑全球版圖為基本表征的演繹路徑,而這一路徑的實際控制人正是幕后的尤尤大金融資本。單極金融帝國持續膨脹的實質是尤尤大金融資本對世界控制的持續強化。至于A國,今天不過是滋養單極金融帝國的養分而已。

    另一條則是以老共領導的C國為主陣地的正在不斷邁向事實上的單極工業帝國。當然,這有兩點需要說明:一是,基于內在理念架構的人文化特征,稱C國主導的全球供應鏈重塑為帝國或者稍有韭麥不分的嫌疑。二是,在這條主線上的演繹目前還面臨兩點不足:第一,就目前世界先進科技在C國的發育程度而言,尚需時日;其次,可能正是作為前一點的結果,C國對產業鏈的主導性還有巨大成長空間,且系統協調性也還遠遠不夠。不過,從近些年演繹的動態來看,雖然這一主線尚有諸多不足,但還是符合“所有過往,皆為序章”的基本特征的。

    基于這兩條主線的視角來看待A國向C國發動的經濟大戰,或者說是跳出C國與A國的雙邊關系來看待正在進行中的世界經濟大戰,那么,結論可能是不一樣的。因為就C國與A國雙邊的角度看,當前處于中場休息的兩國世界經濟大戰無疑是全局性的;但基于當前世界演繹著的兩條主線來看,兩國之間的這種對壘也不過是戰役性的。從兩條主線這一更系統性的視角來看,如果作為單極金融帝國傀儡的A國通過向C國發動全面的經濟大戰而為尤尤大金融資本進一步滲透與控制C國的資本市場創造了契機,那么,結論自然是不一樣的。而就這兩條主線的自我演繹而言,大規模的對壘剛剛開始而已。這是農夫基于全局視角就當前世界演繹的觀察。這一觀察,站在C國的角度來說,大致揭示了C國可持續發展所面臨的第一個外部威脅——尤尤超級金融資本控制的單極金融帝國不可遏制的持續膨脹對世界養分的瘋狂汲取。從單極金融帝國臃腫且不斷膨脹的軀體及霉元與RMB匯率水準來看,顯然,這一直是進行時,且總體而言,形勢雖然已經漸趨明朗但仍然是嚴峻的。

    C國所面臨的第二個潛在外部威脅是不斷走向極端宗教化的世界。如果說盤踞于花姐的尤尤超級金融資本是A國的根本敵人,C國所必須面臨的現實外部巨大威脅,那么,歐洲國家不可逆的斯坦化則是歐洲大陸的泥潭,因而也必然是C國所面臨的潛在巨大風險。就當前正在裸奔的歐洲大陸斯坦化而言,俄羅斯肯定處于嚴重的焦慮狀態,至于A國,以其作為單極金融帝國傀儡的身份而言,自然是因時因勢致力于煽風點火或做壁上觀。這是說C國所面臨的以歐洲大陸走向斯坦化為焦點的世界走向極端宗教化的潛在巨大風險有被激化的可能。

    就C國可持續發展的視角,外部環境整體確實有點灰色,好就好在C國的北方大鄰——俄羅斯經過這么些年的折騰與被折騰后或者能夠穩定下來。C國核心老共所言做好自己的事所折射的對世界現實的思考就顯然尤其珍貴。就對這個世界的認知而言,樓主的科普就顯得具有深刻的現實價值。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美言軍事網 ( 聯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聲明:本網站所有轉載之內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觀點,本網站純粹只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站轉所轉載之內容,無任何商業意圖,如本網站轉載稿件涉及版權、著作權等問題,請您來函與本站管理員取得聯系(聯系方式: (只收手機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電子郵箱meyet@sina.cn)。超大軍事

    GMT+8, 2019-9-23 00: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久久爱